您当前的位置:攀枝花长安网  >  以案说法
冲动的代价
www.panzhihuapeace.gov.cn 】 【 2018-09-04 17:53:57 】 【 来源:四川法制报 】

  杨冉 许尔斌 本报记者 牟廷河

  母亲与邻家妇女因小事发生扭打,刚毕业的大学生陈春耕担心母亲吃亏,一时冲动挥刀将女邻居刺死,然后匆匆踏上了逃亡之路。16年后,当他被公安机关抓获时,已经漂白了个人身份,是一名事业有成、家庭美满的老板。

  近日,蓬安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陈春耕有期徒刑10年。

  鸭子吃稻谷乡邻起矛盾

  1977年12月4日,陈春耕出生在蓬安县银汉镇缩山村,父母都以务农为生,他是家中的长子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。陈春耕从小读书比较用功,1998年高中毕业后,考上了遂宁市一所专科学校。在当年那个偏僻山村,这算是破天荒的喜事,因为他是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年轻人,全家人一直引以为荣。2001年,大专刚毕业的陈春耕参加了县上的公务员考试,考完后他告诉家里人考得还不错。那时,他憧憬着能当上一名公务员,干一番事业。

  谁也不会想到,因为邻居的鸭子吃了自家的稻谷这样一件小事,竟颠覆了陈春耕未来的人生。

  2001年8月19日早晨,陈春耕在家里看书,父母和弟弟都到外面劳作去了。上午8点多钟,他听到外面传来母亲唐清芬和邻居婶婶黄春芽的吵架声,急忙奔了出去对二人进行劝解。原来,当天早上母亲挑水路过自家稻田边时,忽然看见一群鸭子正在田里吃即将成熟的稻谷,她知道这是邻居陈眺京、黄春芽夫妇饲养的鸭子,便赶紧放下水桶去赶,一边大声吵嚷起来。陈眺京夫妇听到喊声后,也跑过来往稻田外面驱赶鸭子,有几个邻近的村民也赶来帮忙。可那群鸭子却十分依恋这块稻田,嘎嘎地怪叫着,在稻田里乱跑乱窜,大伙赶了好一阵子,也没能把它们驱出稻田。

  为此,陈春耕的母亲和黄春芽站在附近一块芋子地里吵了起来。血气方刚的陈春耕目睹了这一幕后,认为自家稻田的谷子被人家的鸭子糟蹋了,对方不但不认错,还跟他母亲吵架,不禁窝了一肚子火。他气冲冲地跑上前,叫他妈不要吵了,去找村干部来解决。陈春耕自从考上大学后,已俨然成了村里的头面人物,在家中也非常有威信,母亲立即听从了他的意见,不再跟黄春芽吵架,扭头找村干部去了。

  怕母亲受欺动刀酿悲剧

  陈春耕心想,婶婶黄春芽不大好说话,不如去找她丈夫陈眺京,公平合理把这事解决了。当时,陈眺京正在他哥哥家里,陈春耕赶过去找到他说明了情况,希望堂叔陈眺京管一管这事。陈眺京说,他愿意赔偿陈春耕家里10元钱,可陈春耕嫌少,便说:“难道我们没用10元钱吗?”他还说,黄春芽刚才用一块比较大的石头去砸鸭子,把石头丢进了稻田里。陈眺京说,我等会去把石头捡起来就是。陈春耕又说,现在鸭子还在田里没出来。陈眺京却说,我们赶了的,赶不出来,也没办法,你直接用竹竿打死就是。两人说着说着便争吵了起来,继而互相推搡了几下。

  这时,陈春耕的母亲唐清芬气冲冲地赶了过来,站在了二人中间,冲陈眺京吼道:“你要打就打我,莫打我儿子!”陈春耕便叫他母亲回去,其母说:“村干部有的很忙,有的不在家,都没人来。”正在这时,黄春芽背着背篓,手握一把镰刀,也怒容满面地跑上前来,她放下背篓,与唐清芬抓扯起来。二人吵吵闹闹扭打到了附近那块芋子地里。黄春芽一只手举着一把镰刀,一只手抓着唐清芬的头发,唐清芬一只手紧紧攥着黄春芽拿镰刀的手,一只手抓住对方的头发。旁边围了几个村民,有的看热闹,有的在劝架。

  黄春芽的老公陈眺京站在两三米外,黑着脸冷眼旁观,陈春耕看他那架式,估计一旦黄春芽落败,他就会随时扑上去向自己的母亲动手。陈春耕担心母亲吃亏,便迅速跑回家中,从堂屋桌子上拿了一把尖刀,将刀刃藏进左手袖管内,手握刀把,然后出了房间,飞快地跑到二人打架的地方。在准备动刀的一刹那,他也曾有过一丝犹豫,试图将母亲和婶婶拉开,但两人纠缠得很紧,根本无法将她们分开。陈春耕把心一横,恶向胆边生,扬起右手朝黄春芽腹部左侧使劲地戳了一刀,然后把刀抽了出来。他感觉握刀的手黏糊糊的,刀上沾着液体,他低头一瞥,并不是血液,他立即将刀扔在地上,说了一声:“快打120!”他感觉要出大事了,便慌慌张张往南边大路上跑了。

  冲动惹大祸被刺者身亡

  旁边的人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,黄春芽就慢慢地倒在了地上,同时松开了抓住唐清芬头发的手。唐清芬也松开了对方。在场的一个小伙子立即把黄春芽扶起来,大伙看见她的腹部有一道口子,正往外流着血。唐清芬情知是儿子闯了祸事,一下子傻了眼,赶紧叫大伙把黄春芽送到医院去抢救,村民们见黄春芽伤势不轻,叫快送医院。但心中有气的陈眺京却上前阻拦说:“不准送医院!就让她死在陈春耕家里算了。”僵持了约一个小时,在大伙的纷纷劝解下,陈眺京才没有阻拦了。人们用凉椅绑了一个简易的担架,抬着黄春芽向镇医院赶去。但半路上由于山路陡峭,加上抬的人步伐匆忙,黄春芽从担架上摔了下来。护送她的人只好重新把她捆绑在担架上,向医院抬去。

  当天上午11时50分,黄春芽被送到银汉镇医院时,已陷入昏迷状态,脸色苍白。医生检查发现她左侧十三肋间有个洞,流出一截肠子。医生马上将肠子灌进腹腔扎起,用纱布压紧止血,但血还是止不住。当天午后1时许,黄春芽在转往蓬安县医院的途中死亡。经法院鉴定,被害人黄春芽系左上腹被单刃锐器损伤造成胃贯通创伤、腹腔静脉破裂导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  案发后,经当地干部协调,陈春耕的父亲陈炳炎向陈眺京支付了几千元的丧葬费。从此,两家人都陷入了不幸之中。负案在逃的儿子自离家后,16年里都没有消息,陈炳炎夫妇以为他已经不在人间了,经常长吁短叹,自责不已。而死者家人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,黄春芽遇害那年只有40岁,当时她的小儿子才10多岁,从此便失去了母亲。这些年来,他们一家到处打探凶手的消息,但陈春耕像人间蒸发了一般,杳无音讯。

  隐姓又埋名逃亡十六年

  再说当年案发后,陈春耕一路逃到了岳池县城,又从县城逃窜到乡下,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,晚上也不敢住店,就在野外露宿。

  几天后,他在岳池一个镇上看到了一张附有他照片的通缉令,他不敢细看通缉令的内容,害怕被人认出来,转身就跑了。后来,他从岳池坐车到邻水,在邻水待了几天后,又逃往云南。在云南待了一段时间后,他想回蓬安投案自首,当坐车路过达州时,因为身无分文,便在达州当起了“棒棒”。当手中有了一点积蓄后,他情知在外逃亡不是长久之计,又想回去自首,但担心受到重判,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  2002年,他在渠县冒名顶替了一个叫宁春燕的男子,上了对方的户口,漂白了身份,后又用这个户口和开江县的一个女孩结了婚,共同在达州生活。起初几年,他惶惶不可终日,不敢做生意,生怕露出马脚落入法网。后来见风声渐渐缓和,2008年,他使用宁春燕的身份证,办理了营业执照,在达州市达川区南贸市场经营了一家粮油销售门市部,生意一直很红火。这些年来,他始终没有把自己的底细告诉妻子,只要她问起他家人的情况,他便说父母都不在人世了。

  陈春耕畏罪潜逃后,蓬安警方一直没有放松对他的追捕,2002年便把他列入了网上追逃名单。16年来,警方先后组织了10多个工作组,远赴福建、云南、贵州等地进行缉捕,但始终没有发现陈春耕的踪迹。直到2017年国庆期间,他们意外获得了一条线索,查明已漂白身份的陈春耕,藏身在达州城区一家农贸市场。2017年10月11日,蓬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康成带领民警赶赴达州,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,在南贸市场将犯罪嫌疑人陈春耕抓获归案。

  在本案审理期间,被害人家属与被告人陈春耕达成了民事调解协议,陈春耕自愿一次性赔偿10万元,并已兑现,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。蓬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,被告人陈春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,致一人死亡,其行为构成了故意伤害罪。陈春耕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,属坦白,可以从轻处罚。陈春耕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谅解,又系初犯、偶犯,本案系民间矛盾引发,被害人也存在一定的过错,均可酌定从轻处罚。

  近日,法院一审依法判处陈春耕有期徒刑10年。“那一刀不但要了婶婶的命,摧毁了两个家庭,也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,不然,我现在应该是一名公务员了。”听到判决后,陈春耕无限伤感地说。(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系化名)

编辑:孙冠洲
相关新闻

攀枝花长安网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我们:(028)83282325 |

蜀ICP备18021302号-1 攀枝花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

地址:四川省攀枝花市委政法委员会 邮编:617000